政治建會 團結立會 服務興會 改革強會
English|長者模式退出長者模式
首頁
首頁>非公綜述>非公視點

安永深度報告:拆解719家上市公司,重新認識“專精特新”

發布時間:2022-10-20 信息來源:安永深度報告 字號:【

  “專精特新”中流砥柱,719家專精特新公司最新解讀。

  自2013年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關于促進中小企業“專精特新”發展的指導意見》(工信部企業[2013]264號),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發展就逐漸成為中國經濟發展關注的重點之一。

  到目前為止,一共公布了4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名單,第一批248家(2018年),第二批1744家(2020年),第三批2930家(2021年),以及最近公示的第四批4357家(2022年)?,F在,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在中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中也扮演著重要角色。

  本期我們推薦安永的報告《專精特新上市公司創新與發展報告(2022年)》,圍繞719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上市公司,重新深入解讀“專精特新”特征。

  一、重新解讀 專精特新

  1、“?!弊衷E

  中國經濟在過去這些年的高速增長,為企業提供了海量的增長機會。對于企業家而言,如何捕捉市場的增長機會,不辜負這個時代所賦予的機遇,就成為它們經常思考的命題。由于這種增長在宏觀意義上延續了很長時間,因此不論是外在呈現上還是在企業家的視野里就成為一種宏觀層面的整體趨勢。

  這就如同時代形成的浪潮或者是風口,當你發現周圍的人借助于這些浪潮和風口獲得了短期的快速發展,你會如何選擇往往變成一個挑戰:是即使需要放棄一些短期的業務增長機會,也要以長期主義的方式走向未來,還是選擇乘風而起,盡最大可能抓住外部的野蠻生長機會?這就像一句人們經常提及的話:“我們經常在正確的事情和容易的事情之間做選擇”。這樣的選擇從字面來看似乎是很容易的,當然是應該做正確的事情而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在面對現實世界里的選擇時,那些容易的事情(或者說短期增長的誘惑)是非常難以抵御的。

  就此而言,“?!币馕吨L期主義。在容易的事情與正確的事情之間,秉承“?!弊衷E的企業會在大多數時候選擇做正確的事情。具體到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情境,“?!迸c“專業化”是密切相關的,而專業化之所以被稱之為專業化,是因為對專業的堅守。所有的被稱之為專業的東西,背后都高度依賴于一些需要耗費時間和精力去沉淀的技能(skills)和專長(expertise)。沒有長期主義的堅持和堅守,專業化背后的技能和專長是很難隨時間沉淀達到相當的深度。

  “?!边€意味著在戰略意義上的聚焦,尤其是在業務布局上的聚焦?!靶【奕恕逼髽I在起步階段通常是選擇在細分市場建立自己的生存基礎,這是因為這種策略可以有效地避開那些已經擁有較強的綜合性優勢的頭部企業,也可以針對細分市場的需求來提供產品和服務并進而逐步建立起特定的專長。

  “?!钡囊饬x還意味著是否將為客戶帶來價值視為長期堅持的原則。我們常說,“專業創造價值”。秉承專業化原則的企業會真正相信專業化在客戶價值創造上的力量。這意味著,它們在產品和服務設計以及在業務運營過程里,會非常注重對客戶需求的洞察,并且以這種洞察來牽引自身的產品發展和業務運營。由于有相當一部分“小巨人”企業是深耕于To B業務,因此它們通常理解這樣的一個事實:為To B所提供的產品,真正的價值源泉是幫助自己的客戶提升生產率,進而幫助客戶更高效率地、更好地為“客戶的客戶”創造價值。

  2、“精”字訣

  所謂的“精”,首先體現在為客戶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上,雖然這些產品是不會說話的,但是會無言地訴說它們的價值。以“精”為原則的企業,會在產品和服務上盡其所能地實現精細化,不斷打磨和雕琢,以藝術品作為產品的終極境界。這就意味著它們所提供的產品和服務與市場上絕大多數競爭者相比,會存在著顯著的品質門檻。作為這種品質門檻的結果,它們在產品上也就相應地獲得了更高的盈利水平乃至定價權。因為在一個存在著有效競爭的市場體系里,人們是愿意為品質支付更高的價格的,這也是“一分錢、一分貨”這樣的俗語背后反映的邏輯。

  顯然,“精”的實現是以能力為基的。產品的品質會在企業的每一次交易里被客戶所檢驗,也會在客戶的每一次使用中被驗證,“沒有金剛鉆、不攬瓷器活”。這將考驗這些產品在技術、設計和制造上所需要動用的企業能力。企業可以被視為是能力的集合,每一種能力都不是自動獲得的,都需要以“水滴石穿”的精神逐漸建立起來的。

  更深層次的“精”(精細化)是管理的精細化,而不僅僅是產品和技術的精細化。正如我們在前面所討論的,精細化是以能力為基石并且需要在產品上穩定地復現的,這意味著離開管理體系的支撐是難以持續穩定地實現的。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在精細化維度上將那些持續成功者與其他競爭者區分開來最為關鍵的因素是前者以體系來支撐產品的精細化,而后者則依賴于企業內少數個體的努力。追求管理精細化的企業,會以“日拱一卒,功不唐捐”的精神,通過對管理體系與業務流程的持續改進,最終在效率上獲得體系性的優勢。

  3、“特”字訣

  “特”反映的是特色化或者說差異化。由于產品及服務是將價值傳遞給客戶的直接載體,能被客戶直接感知,因此產品層次的差異化是最易于被外部所觀察的。需要指出的是,這種產品差異化并不是(或者說不完全是)作為價值提供者的企業來呈現自己在技術上的差異性,而是站在客戶價值感知的視角來提供和塑造具有顯著差異性的價值提供。所以,我們會經常聽到這些秉承“特”字訣的企業這樣來表達其對于競爭的思考:“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特”。

  要實現產品或服務層次的“特”,背后會體現在對戰略和實現方式上差異化的需要。戰略雖然是一個較為抽象性、系統級的概念,不過戰略上的差異性最終會呈現在資源配置策略上的差異性,而資源配置的長期累計結果就是反映在企業資產結構(也就是財務意義上的資產構成)的差異性上。而在差異化的實現方式層面,產品、服務或商業模式的差異化是最為基本的三種形態,正因為如此,“精”字訣的根基就與企業在技術專長與商業模式上的差異化密切關聯起來了。正如一葉可以知秋、管中可以窺豹、細節可以體現出一個人的素養,我們也可以透過技術專長或商業模式這樣的窗口,得以窺見企業差異化或特色化。

  差異化會為企業帶來市場上的競爭優勢。不過,市場競爭并不是一次性的博弈游戲,它是永不止歇的浪潮,不斷地沖刷身處其中的企業。競爭者不斷地嘗試模仿那些差異化,或者是用不同的差異價值來替代已有的差異點,并最終侵蝕企業已經建立的差異化優勢。

  這就要求追求“特”的企業要構筑起對自身差異化優勢的有效保護,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要有“護城河”。在學術意義上,人們已經對“護城河”進行了大量的實踐觀察和實證檢驗,我們可以將之稱作“模仿壁壘”(imitation barriers),或者是“隔離機制”(isolating mechanism)。然而,幾乎所有的模仿壁壘都不可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差異化優勢的侵蝕問題,長期而言,企業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地努力向前,在強化現有的差異化優勢的同時,不斷地探索構建新的差異化優勢的機會和方向。

  4、“新”字訣

  我們這個時代,如果要用一個詞來概括,雖然可能會有若干不同的選項,但“創新”一詞,必然會在這當中擁有一席之地。正如彼得·德魯克在《創新與企業家精神》一書中所闡述的,企業家精神的核心是“創新”。創新對于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而言,已經不再是一個選擇題,而是成為一道必答題。

  “新”,意味著企業將發展視為創新驅動(innovation driven)的結果。為了實現創新驅動,它們愿意在技術、產品和服務的改進上不斷投入資源,愿意在創新能力的構建上持續地進行投入。這對于規模尚不夠大的“小巨人”企業而言并非易事,因為這意味著要么需要在資源限制的情境里舍棄一部分來自于“容易做的事情”所帶來的短期收益,要么意味著需要尋找到更有效地運用資源來進行創新的方法。毫無疑問,這兩者都是對智慧和勇氣的挑戰。

  企業沿著創新驅動的道路不斷向前發展的過程里,可以動用的創新方式是具有多樣性的,這也是創新這場席卷我們這個時代的勇者游戲中最令人著迷的地方。產品創新、服務創新,或者是商業模式創新,都是可以探索的方向,甚至可以在一些時候以交織的方式或者是以嵌套的方式發生,并最終成為這些創新者可以借助的競爭力量。

  “新”字訣還意味著這些企業所選擇的創新并不是漫無目的的,而是在所有的創新活動里,始終以業務增長為核心,這將貫穿在這些企業的競爭戰略思考、資源配置、業務運營所有活動里。對于它們而言,不斷探索新的增長機會,不斷獲得業務和收入的增長,是它們的道路,也是它們孜孜以求的目標。正是這種對于增長的追求,使得它們有強烈的內在驅動力去打破習慣的束縛、思考的盲區、自身的舒適區。因為它們深知,最美好的永遠在前方,而不是止步于現在。

    二、“專精特新" 特征分析

  以“專精特新”特征詞及其詞頻總計數生成詞云,可以發現“持續”“創新”“工藝”“長期”“優化”是頻數最高的5個特征詞,出現次數分別為12525次、9896次、7444次、5239次以及4332次,占總詞頻分別為15%、12%、9%、7%以及5%。其中,持續和長期為“?!钡暮诵奶卣髟~,反映企業對于其深耕領域不間斷和長時間的專業努力;工藝和優化為“精”的核心特征詞,反映企業對于其產品服務以及企業管理的精細化打磨和改進;創新作為第二高頻詞,為“新”的核心特征詞,反映企業對于創新的高度重視,將創新視為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在企業“專精特新”四維度的詞頻分布中,屬于特征維度“?!钡脑~頻最大值為334次,均值為34.8次,中位數為28次;屬于特征維度“精”的詞頻最大值為262次,均值為32.2次,中位數為23次;屬于特征維度“特”的詞頻最大值為115次,均值為8.8次,中位數為4次;屬于特征維度“新”的詞頻最大值為204次,均值為37.9次,中位數為28次。

  對于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而言,“專、精、特、新”這四個維度之間存在著密切的關聯性。我們檢驗了這四個維度之間的相關系數,可以看到它們之間的相關系數都具有統計顯著性。

  “?!碧卣髟~詞頻與“精”、“特”以及“新”特征詞詞頻相關性分別為0.527、0.311和0.630;“精”特征詞詞頻與“特”以及“新”特征詞詞頻相關性分別為0.440和0.543;“特”特征詞詞頻與“新”特征詞詞頻相關性為0.399。這說明在整體意義上,企業在“專精特新”四個戰略方向上并不是分割進行考慮的,它們彼此之間存在著相互關聯、相互融合的關系,共同促進企業的高質量發展。

  在各行業“專精特新”四維度特征的平均詞頻統計中發現,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專用設備制造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是“?!薄熬薄疤亍薄靶隆痹~頻總數最多的三個行業。其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在維度“?!钡脑~頻數為41.8次,維度“精”的詞頻數為33.1次,維度“特”的詞頻數為9.2次,維度“新”的詞頻數為44.9次,共計129次;專用設備制造業在維度“?!钡脑~頻數為42.8次,維度“精”的詞頻數為38.8次,維度“特”的詞頻數為10.8次,維度“新”的詞頻數為10.8次,共計103.2次;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維度“?!钡脑~頻數為32.9次,維度“精”的詞頻數為45.8次,維度“特”的詞頻數為8.5次,維度“新”的詞頻數為8.5次,共計95.7次。

  各行業戰略認知中對“專精特新”四維度關注的平均值分別為1.44、1.20、0.33以及1.52次/頁(通過對上市企業年度報告“管理層討論分析”的篇幅來處理詞頻之后的數據)。為了避免尾部企業數量較少的行業影響行業對比效果,我們選取了企業數量在中位數以上的行業進行了行業單獨“專精特新”四維度的分析。

  其中,企業數量最多的行業為專用設備制造業(106家),“專精特新”四維度關注平均值分別為1.54、1.29、0.36以及1.61。其次是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95家),“專精特新”四維度關注平均值分別為1.62、1.21、0.33以及1.68。第三是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通用設備制造業(63家),“專精特新”四維度關注平均值分別為1.31/1.20、0.91/0.99、0.26/0.47以及1.34/1.33。

  在“專精特新”四維詞頻Top5行業分布中,維度“?!钡腡op5行業分別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專用設備制造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以及儀器儀表制造業;維度“精”的Top5行業分別為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金屬制品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醫藥制造業以及專用設備制造業;維度“特”的Top5行業分別為通用設備制造業、橡膠和塑料制品業、金屬制品業、專用設備制造業以及儀器儀表制造業;維度“新”的Top5行業分別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儀器儀表制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專用設備制造業以及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

  通過觀察Top5行業“專精特新”戰略認知組合情況,我們可以發現,不同行業在戰略關注維度組合上存在著較為明顯的差異性。

  三、專精特新公司 創新與發展指標分析

  我們將719家專精特新上市公司樣本作為整體分別與主板/創業板/科創板/新三板/北交所的非專精特新企業進行比較,結果表明專精特新上市公司在盈利能力上具有較為良好的表現。從上市企業年度報告中的ROA(總資產收益率)以及ROE(凈資產收益率)兩大重要盈利性指標來看,2021年專精特新上市公司的平均ROA與ROE分別為4.01%和8.02%,這一數據不僅高于全部非專精特新上市公司的盈利指標均值,且相較于細分的主板、創業板、新三板上市公司均明顯占優6 。這意味著從企業本身資質來看,專精特新上市公司在基本面上整體質量好于其它上市公司,正在逐步成為增強經濟韌性的中堅力量。

  我們比較了不同“專精特新”戰略類別企業在行業分布上的集中程度。結果表明,在均衡戰略組中,企業的行業分布呈現較為明顯的集中趨勢,擁有企業數量最多的三個行業分別為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以及專用設備制造業,占該類別企業總數的54.55%;在專新戰略組中,企業數量排名前三位的行業包括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以及專用設備制造業,共占該類別企業總數的60.93%,呈現十分明顯的集中趨勢;在精特戰略組中,擁有企業數量最多的三個行業為專用設備制造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和通用設備制造業,占該類別企業總數的41.67%,相較于其他兩個戰略類別,企業的行業分布較為均勻。

  對各戰略類別的具體行業構成進行進一步分析,結果如下圖所示。其中,專新戰略組的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I65)企業有32家(占比21.19%),而在均衡戰略組和精特戰略組中,該行業的企業數量分別為4家(占比4.04%)和2家(占比1.39%),說明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企業在“專業化”和“新穎化”兩個維度表現突出。

  同時,專新戰略組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的企業數量及其占比則明顯小于其他兩個戰略類別,說明均衡戰略和精特戰略更適合于該行業企業的運營和發展。就精特戰略組而言,相較于其他兩個戰略類別,該類別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的占比較低,通用設備制造業和醫藥制造業的占比較高,總體而言,該戰略可適用于較多行業。

  技術戰略對于專精特新企業具有較為重要的意義。這是因為研發和技術創新被視為專精特新企業的基本特征并作為專精特新企業的篩選標準之一;更為重要的是,從專精特新企業的相關政策內容來看,通過推動專精特新企業的發展,來實現補齊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空白與短板,是一個重要的政策目標,這也與技術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那么,專精特新企業通常會采用哪些類型的技術戰略?哪些技術戰略更有利于企業獲取高質量的創新產出?考慮到專利作為一種具有獨占性和經濟價值的資產,它是企業非常重要的知識資產,通過企業專利行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刻畫出企業的技術戰略特點,因而我們將基于專利數據分析來回答上述兩個與技術戰略相關的問題。

  我們采用聚類分析(cluster analysis)的方法對專精特新企業的技術戰略類型進行識別。本部分的聚類分析基于四項與專利行為相關的指標進行:專利集中度(表征企業技術搜索行為的聚焦性)、專利持續性(表征企業技術搜索行為在時間上的連續性)、專利合作比例(表征企業在技術發展過程中對外部資源的利用程度)、專利自引率(表征企業技術搜索行為的累積性)。結果顯示,樣本企業呈現出四種類型的技術戰略:聚焦型戰略(focused strategy),持續型戰略(persistent strategy),合作型戰略(collaborative strategy)以及混合型戰略(mixed strategy),聚類結果概況如下表所示。

  聚焦型戰略表明,有72家企業的技術戰略偏向于聚焦特定方向進行深耕。一方面,采用聚焦型戰略企業的專利類別橫跨程度較低,在技術領域上的分布較為聚焦,因此專利集中度9 指標的均值相對較高;另一方面,這些企業更加注重技術搜索行為在時間和知識上的累積性,通過專利自引用增強企業內部的技術關聯,從而在涉獵的技術領域持續進行深耕,因此專利自引率10 指標的均值相對較高。從行業分布來看,專用設備制造業企業占比最高(共11家,占比15.3%),其次是醫藥制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企業(各10家,各占比13.9%);從地區來看,采用聚焦型技術戰略的專精特新企業分布在中國大陸的22個省級行政區和51個城市之中。(全國22個省份(包括直轄市)以及51個城市均有采用聚焦型技術戰略的專精特新企業。)

  采用持續型技術戰略的專精特新企業占總樣本比例達38%,是除混合型技術戰略外被專精特新上市公司采用最廣泛的技術戰略,在專利持續性指標11 上表現最為突出。企業技術戰略的持續性越高,表明這些企業越偏向于在涉獵的技術領域進行長期研發投入和技術搜索,使得專利在時間上的分布具有較好的連續性。從行業分布來看,專用設備制造業占比最高(共53家,占比20%),其次是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和通用設備制造業(各35家,各占比13.2%);從地區來看,采用持續型技術戰略的專精特新企業分布在中國大陸的25個省級行政區和105個城市之中,其中數量最多的省份是江蘇?。ü?6家,占比13.6%),數量最多的城市是上海市(共25家,占比9.4%)。

  采取合作型技術戰略的企業在專利合作比例12 指標上有較為突出的表現。從合作伙伴類型來看,共11家企業采用與其他企業合作的方式進行創新,且各企業該類型合作型專利數量占專利總數的比例均值達52.8%;共18家企業采用與其它高?;蚩蒲袡C構合作的方式進行創新,且各企業該類型合作型專利數量占專利總數的比例均值達61.9%。在所有專精特新上市公司中,有119家企業在2019-2021年間有“產—產”模式合作行為,有113家企業在2019-2021年間有“產—學研”模式合作行為,但僅有21家企業表現出明顯的合作型技術戰略模式,表明合作創新對于大多數專精特新企業而言目前還不是主要的方式。

  采用混合型技術戰略的專精特新企業共344家,占樣本比例49%。從行業分布來看,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占比最高(共46家,占比13.4%),其次是專用設備制造業(共40家,占比11.6%);從地區來看,采用混合型技術戰略的專精特新企業分布在中國大陸的28個省級行政區和143個城市之中。其中數量最多的省份是廣東?。ü?6家,占比10.5%),數量最多的城市是上海市(共22家,占比6.4%)。

  不同戰略類型的專精特新企業所偏好的技術戰略也具有不同特點??傮w而言,混合型技術戰略以及持續型技術戰略在各“專精特新”戰略類別中的占比均顯著較高,且專新戰略組更偏向于采用混合型技術戰略,均衡戰略組更偏向于采用持續型技術戰略,而精特戰略組企業對持續型和混合型技術戰略的偏好程度相同。

  這表明,對于專精特新上市公司而言,在所涉獵的技術領域進行長期研發投入和技術搜索是形成技術優勢的普遍策略。同時,對于專新戰略組而言,企業更加注重長期聚焦以及持續創新的平衡,因而在四組中聚焦型技術戰略占比最高(18.6%);對于精特戰略組而言,企業更加注重打造精細化、差異化的產品及服務,擁有較高的品質門檻,因而以持續型為主的技術戰略更有助于企業構建能力集合。

  四、專精特新 區域分布與勢態

  719家專精特新企業在省級行政區(僅包含中國大陸地區)上的分布如圖8-1所示。樣本企業主要分布在廣東?。ü?0家,約占11%)、江蘇?。ü?3家,約占10%)、浙江?。ü?1家,約占8%)、上海市(共55家,約占7.6%)、安徽?。ü?4家,約占6%),這五個省份共擁有專精特新企業313家,占總樣本數的43.53%;擁有不低于10家專精特新企業的省份共有18個,該18個省份的專精特新企業總數為670個,占總樣本數的93.18%。由此可見,專精特新企業主要集中分布于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省份。

  各省份積極布局多樣化產業,但在主力行業方面各具特色。從各行業專精特新企業的數量分布來看,各省排名前列的行業主要包括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專用設備制造業,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以及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例如,位于廣東省的80家專精特新企業中,有34%的企業屬于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11%的企業屬于專用設備制造業;

  類似地,在上海市的55家專精特新企業中,超過一半的企業屬于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和專用設備制造業,分別占上海市專精特新企業總數量的27%和24%;

  另外,在江蘇省的73家專精特新企業中,有18%的企業屬于專用設備制造業,14%的企業屬于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

  而浙江省和安徽省的專精特新企業數量占比前五的行業具有一定的特色,在浙江省的61家專精特新企業中,高達21%的企業屬于通用設備制造業,另外還有13%的企業來自于專用設備制造業;

  安徽省的44家專精特新企業的行業的分布則較為平均,在其數量占比前五的行業中,首先是專用設備制造業(14%),其次是通用設備制造業(11%),另外的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以及儀器儀表制造業各有4家企業(9%),具體下圖。

  9個省份包攬了“?!薄熬薄疤亍薄靶隆卑駟蔚?0個席位,綜合實力領先。針對擁有超過10個專精特新企業數量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共18個),我們分析了各個省份在“?!?、“精”、“特”和“新”四個分項維度上的得分和排名情況。

  其中,“?!敝傅氖菍I化,排名前五的省份依次為北京市(39.43)、上海市(38.42)、山西?。?8.38)、廣東?。?8.13)和河南?。?7.74);“精”指的是精細化,排名前五的省份依次為江蘇?。?2.55)、上海市(28.03)、湖南?。?6.80)、廣東?。?6.26)和天津市(25.66);“特”指的是特色化,排名前五的省份依次為江蘇?。?2.25)、廣東?。?1.18)、上海市(10.45)、湖南?。?0.36)和浙江?。?.99);“新”指的是新穎化,排名前五的省份依次為北京市(22.05)、上海市(21.10)、廣東?。?8.74)、山西?。?8.69)和河南?。?8.53)。

  在四個分項維度上均進入前五名的是廣東?。ü?0家專精特新企業)和上海市(共55家專精特新企業),成為“?!薄熬薄疤亍薄靶隆钡娜苄褪∈?。有趣的是,“?!卑駟蔚纳习袷∈信c“新”榜單完全重合,“精”榜單中亦有四個省市同時位于“特”榜單之中,表明在省份層面,也存在與第4章企業層面聚類結果一致的“專精特新”戰略類別:上海市、廣東省體現出“均衡戰略”的特征,北京市、山西省、河南省體現出“專新戰略”的特征,江蘇省、湖南省體現出“精特戰略”的特征。

  專精特新企業數量在10以上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共18個),在“增長率”、“效率”和“盈利性”三個績效指標上的排名情況如表8-2所示??冃О駟沃泄舶?個省份,其中有4個出現在“?!薄熬薄疤亍薄靶隆彼木S度榜單中,占比44.44%,說明企業在“?!薄熬薄疤亍薄靶隆狈矫娴呐υ谝欢ǔ潭壬夏軌蜣D化為績效表現。在上榜名單中,江西省和上海市在三個維度均位列前五名,廣東省在增長率和效率兩個維度均位列前五名,湖南省在增長率和盈利性兩個維度位列前五名。

  具體地,在增長率方面,排名前五的省份依次為江西?。?.86)、上海市(0.80)、安徽?。?.77)、廣東?。?.76)和湖南?。?.76)。專精特新企業共覆蓋155個城市(含直轄市)。圖8-7列舉了擁有不低于10個專精特新企業的城市。如圖8-7所示,擁有專精特新企業數量最多的前五大城市依次為上海市、北京市、深圳市、蘇州市和成都市,該五個城市共擁有專精特新企業171個,占總樣本數的23.78%;擁有不低于10個專精特新企業的城市共有20個,該20個城市的企業總數為366個,占總樣本數的50.90%。

  專精特新企業在地理區域上呈現出明顯的集中趨勢。其中,位于長三角地區的企業有213家,位于京津冀地區的企業有86家,位于粵港澳地區的企業有76家,三個經濟區域內的企業占總樣本的52.16%。

  各城市的主力行業存在差別,但從分布形態來看,大多數城市的專精特新企業集中于少數行業。圖8-8顯示了專精特新企業集聚城市的行業發展特征,其中剔除了在全部20個城市中企業數量低于10個的行業。各城市的主要行業分布顯示出一定的地區特色。例如,上海市、北京市和深圳市作為擁有專精特新企業數量最多的三大城市,行業分布上有所差異:上海市的優勢行業為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以及專用設備制造業;北京市則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以及醫藥制造業分布上領先于其他城市;深圳市則在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集中布局。

  基于篩選后的8大行業分析各城市的行業豐富性,北京市和成都市的專精特新企業覆蓋了所有8個主要行業,上海市、深圳市、廣州市、西安市和杭州市的專精特新企業均覆蓋7個主要行業。

  “精”“特”榜單中60%的城市來自呈現出“精特戰略”特征的江蘇省。具體而言,對20個專精特新企業集聚城市分別基于“?!薄熬薄疤亍薄靶隆彼膫€維度進行排名。深圳市、北京市和太原市均同時進入“?!本S度和“新”維度的前五名,無錫市、蘇州市和南京市均同時進入“精”維度和“特”維度的前五名。這一結果表明,專精特新企業在發展的著力點方面呈現出一定的區域特征。同時,在城市層面,第4章聚類分析所得出的“專精特新”戰略類別依然適用,深圳市、北京市和太原市為“專新戰略”,無錫市、蘇州市和南京市則為“精特戰略”。

  五、專精特新 上市公司與國產替代分析

  國產替代正在逐步成為中國本土企業正在面臨的一個趨勢性的巨大增長機會。這在很大程度上是與如下三個因素交織在一起共同造就的:逆全球化的趨勢迫使中國本土企業需要越來越多地關注業務連續性和供應鏈穩定性管理;本土企業與西方跨國公司的競爭導致在技術獲取上的難度和成本在不斷上升;中國本土市場需求的潛力正在隨著本土購買力的持續上升而逐漸釋放。

  為此,我們對專精特新企業的國產替代關注度展開分析。與此前章節所采用的方法類似,我們將719家專精特新上市公司的2021年年度報告作為數據池,根據表9-1的特征詞庫在各企業年報中“管理層討論與分析”部分進行搜索、匹配和詞頻計數,按照詞庫分類加總形成國產替代的戰略視角(企業出于將國產替代作為發展機會而產生的關注)和威脅視角(企業由于面臨著外部壓力而產生的戰略性應對)的詞頻數量。

  從特征詞庫中可以看出,戰略視角和威脅視角分別反映了企業關注國產替代的兩種不同角度。其中,戰略視角強調企業由于內部自身原因而產生的對國產替代的關注,而威脅視角捕捉到的則是企業感知到的來自外部的相關威脅。接下來,我們將分別從企業層面、行業層面和戰略視角對國產替代的這兩種視角展開分析。

  總的來看,2021年的719家專精特新上市公司中,提到過國產替代的有318家企業,占總專精特新企業數量的44.23%。其中,提到過戰略視角國產替代的有275家(占比38.25%),而提到過威脅視角國產替代的有191家(占比26.56%)。絕大部分企業對國產替代的關注頻次在1-5次(共182家,占比25.31%),關注頻次在6-10次的企業有70家,占比9.74%;11-15次的企業有34家,占比4.73%;16-20次的企業僅有15家,占比2.09%,20次以上的企業有17家,占比2.36%。

  我們進一步分析了戰略視角和威脅視角國產替代在企業關注上的相關性,發現二者是顯著相關的,相關系數為0.542,證明企業采取國產替代戰略在相當程度上是與感知到的國際壟斷、技術獲取的難度增加或技術封鎖的威脅相關的。

  值得注意的是,幾乎在每一行業內,企業所提及的戰略視角國產替代的詞頻數量均明顯高于威脅視角國產替代的詞頻數量,其中戰略視角的行業平均詞頻數量為45,威脅視角的行業平均詞頻數量為14,總詞頻的平均數量為59。具體地,從行業分布來看,累計詞頻數量較高的行業多為制造業,包括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專用設備制造業,通用設備制造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以及儀器儀表制造業等,除此之外還包括少數服務業,如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

  另外,可以看出,有不少行業中關注國產替代的企業占據其行業專精特新企業數量的一半以上,其中研究和試驗發展、衛生以及金屬制品、機械和設備修理業中的企業占比更是高達100%。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國產替代正在成為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所關注的重要趨勢。

  隨著2018年之后逆全球化時代的到來,中國制造業比以往任何一個時期都需要增強在全球分工體系中的系統優勢。因為在全球環境下這些以國家政策和產業政策形式形成的對中國制造業的遏制政策是單個企業難以通過自身力量來應對的,需要整個產業鏈尤其是本土產業鏈的支撐來對沖這種外部不可控風險。在此情形下,專精特新中小企業被賦予了在中國制造產業價值鏈與供應鏈中“填空白”“補短板”的使命。

相關鏈接

郵編:100035

地址:中國 北京西城區德勝門西大街70號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18056091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10346號

微信公眾號

极品粉嫩饱满馒头一线天-欧美xxxx极品bbw-欧美大肥婆bbbww